您当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线 > 安吉新闻网 > 全媒体新闻 > 安吉人文

走城北古道 寻古桥遗踪

  在安吉的历史上,有一条出安城北门经梅溪过荆湾穿过小溪口直达长兴的古道,按照现在的说法,这可以算得上是一条省道。在民国时期有个宁海人干人俊编著的《民国安吉新志稿》中记载,安吉的陆行古道从古老的安吉县城以四门为起点,分别向四方辐射。其中说到北门的这一条古道时,如是说:从北门,称拱辰门,过北川桥、前湾,到七里亭,再走漕埠桥、杨山村、浮塘桥、万埭桥、梅溪、杨家桥、荆湾市、双忠寺、颜村渡,过小溪口桥,到小溪口市直到长兴。

  到了笔者这一代,公路交通还不发达,小溪口这个地方,在当时因为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,也就没有去走过。而梅溪这个地方,曾经是县政府的驻地,又是安吉水陆交通的枢纽,自然而然成了安吉的商品集散地,我走得还是比较多的。记得那时候走这一条路,已经不再走前湾,在湾长的地方已经修通了汤家桥,可以直接到观音堂,再到七里亭。一路上也只有七里亭那段田埂上,还有焦公庙前后的路上,留下了一些断断续续,破碎残存的鹅卵石古道。在这一条路上,走走看看,大概需要三个钟头左右的时间,那时候老人们都说有三十里。而在我的记忆中最深刻的是这条路上的桥,每次走在桥上,总是会停下来,小歇一会儿。有时还会俯下身来仔细地琢磨桥栏上精美的石刻,

  看着这大气且又精细的古代杰作。在我年轻的心灵中总会有一种震撼,我们的前人智慧、勤劳,创造的结晶,实在是太伟大了!

  前些日子,我查阅了有关这条古道上的几座桥的资料,开始对这几座桥有了一些新的了解。也巧,我们工作室的几位年轻同事邀我一起出去走走,讲讲安吉的故事。好吧,我们就再去走一下这条城北古道,再去看看古道上的古桥吧!

  我们从安城北门出发,没几步就看到了北川桥。走上桥去,花岗岩的石板桥面,舒展而大方。桥墩托梁的两端裸露在桥面的两侧,留下的方孔告诉我们这座桥原先是有护栏的,也不知遗失于何时。现在的这座桥,只是作为桥头村民过往的便桥,仍然被沿用着。因为交通的发展,桥边的护城河里已经开辟了一条新的水泥公路。这座桥整体保存完好,三座高大石质桥墩骄傲地顶起四道石梁。中孔石梁立面上有楷书石刻,仍清晰可见“咸丰癸丒,北川桥,里人重建”。清同治《安吉县志》里有载,说这座桥为明代一位叫吴松的人在嘉靖三十二年(1553年)主建的。清乾隆刘蓟植《北川桥碑》中说:桃城匝着万山,唯这条县北小河北折而流,有时秋水暴涨,漫至城垣墙脚,这里无法通行,故而架设了这座桥,原为石拱桥,四孔。明代《安吉州志》十六卷中说,这座桥先是叫“拱辰桥”、“善济桥”,后来才叫北川桥。“泽及百世,光于桃城”。后来毁于洪水,因为“此系通衢”,清雍正二年(1724年)及成丰年间又重建北川桥。抗战中又被破坏,建国后又复建。

  古桥就是历史的见证者之一,不论周围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,它依然静静地躺在那里,哪怕长满了杂草灌木,哪怕被抛弃,从它的残骸里依然能看到当年的模样。

  下一站是漕埠桥。因为新建了农村公路,我们的小车绕道垅坝,再到漕埠桥。这里已经不是原先的“通衢”,只是普通的便道,行人不多,所以显得有些荒凉,而这座古桥还是那么古朴而凝重。

  州治西面西山边还有一条里溪,俗称西坑溪,一直到漕埠才东折注入西苕溪。所以从州治往北到梅溪等地,都要到漕埠摆渡过河,有时要等上四五个小时,交通十分不便。

  清乾隆六年(1741年)至乾隆十七年(1752年)湖南常宁人刘蓟植任安吉知州。上任不久,他通过走访发现,交通不便也是当时制约安吉发展的主要原因,所以他慷慨捐俸倡导建桥,又到处募捐,动了许多脑筋,终于筹集了一定资金。于乾隆七年(1742年)三月动工,到乾隆八年(1743年)二月终于建成漕埠桥。老百姓都感恩戴德,交口称赞。在他任知州的十几年里,革故鼎新,废除陋习,遍布恩泽,兴文教,重教化,敦促农商,体恤民情,安抚百姓。在偏僻的山陬,开了全新的风气。同治《安吉县志》序中说:“刘君美政,《志》不绝书,其拓学宫、开书院,今犹啧啧人口……”,可见刘蓟植乾隆年间在安吉实行的一系列惠政,一直影响到清末,有常衮入闽的历史地位和功绩。

  大桥建成后,刘知州写了一篇《重建漕埠桥碑记》,说这里原来是个“漕运码头”,只有一座“官渡”,人来人往,“余初莅任时,经其地自辰至日中乃济。”“余周行桥上,见其穹窿蜿蜒,顾而乐之。诸父老咸以手加额颂余之功。嗟乎,余何功之有?”字里行间,无不透露出他一心为民的情怀和谦卑的品德。

  离开漕埠桥北行大概六、七里,就是浮塘桥,俗称平桥。因为新建了公路桥,原来的平桥已经不再通行车辆,只是静静地在一旁守侯着游人的到来,一眼望去,一副双桥平跨的奇景煞为壮观。走近桥去,只见桥面台阶留下了历史的履痕,护栏上精美的石雕依然在轻轻地向人们述说着那个美好的传说。

  据知州刘蓟植的《重修浮塘桥碑记》记载:“北川、万埭之腰腹者,曰浮塘桥。”在安吉县城的东北,是山泽水汇聚水流的地方。有时遇到山水陡发,大水汪洋肆虐,汹涌澎湃,是这座浮塘桥给周边人们带来恩泽。还说,马车往来累了,就找个邮亭小憩一会,悠哉悠哉留恋徘徊漫步在桥畔,发现有些板石有使用过多的裂败,梁木遇到雨水河水冲刷腐烂蠧蚀,“考之《州乘》,桥柱石为舟触而折。”就想修补而让它重放光彩。只是曹知县又为无力兴举修复而烦恼。他把这些烦恼告诉了这里的一位僧人六门。不到十天,六门就拿着册双手奉送曹知县并向其求助捐款事宜。曹知县说:“我刚到这个地方,各种制度废弃还未有确立,哪里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啊,即使想捐些需要的金钱,也是杯水车薪,不足以修建这样大桥以抵御狂波的冲击。”六门说:“这是百姓的迫切意愿,我们能否用百姓这种愿望求取机缘,以期达成希望,那么这座桥建成指日可待。”曹知县幡然醒悟:“建一座可以徒步行走的桥梁,这是当政者的事。”随即亲自带头拿出薪水一部分捐俸,并准许募捐,建造桥梁,在1744年用了几个月的时间,终于完成了大桥修建这件大事。曹知县同时为新的大桥写下了《重建万埭桥》,说,修整恢复并且完善桥的称呼,以便人们记住它。当然,如果没有一个起头修复的人,谁开其始?没有一个将这段历史描述记录下来的人,谁能够继其后呢?后来这篇文章被雕成石刻,立碑在桥头边,为后人永远称颂。只可惜,石碑已佚,好在碑文永志。

  在同治《安吉县志》中有这样一段记载:明崇祯元年(1628年)知州孙幻孜观回之。五日大水涨柴舟,触断桥之柱,议修之。至七日,神工修成,十里外闻斧凿声,近则不闻。其柱复合,不失尺寸,遂祭告。立石记之,更今名。还说,从康熙的曹封祖,到袁安煜,再到乾隆的刘蓟植,这座桥是经过了几代人的努力的。近年有关方面又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人力,才有了现在这座古老且年轻的平桥。

  在老平桥的南端,路边有一方石碑,记载了这一个有根据的传说。

  从平桥到万埭桥很近,只有两三里路,很快我们的车就停在了桥边狮子山下新建的公路上。

  万埭桥是一座单拱石桥,很高很大,民间都叫它高桥。在古代,它是安吉、孝丰通往湖州的唯一桥梁,也是湖州和杭嘉湖通往安徽宣城的主要路径,为县内最古老的石拱桥之一。远远望去,犹如一挂彩虹横跨于浑泥港上。桥体和河面的倒影组成了一个美丽的圆形。万埭桥俗称高桥,现在的高桥已经作为新辟的公园内的一个景点,桥的一些部件上都有精美的石雕。拱券两边有两副对联曰:“曲报混泥环锦带,横挑苏岭落晴虹”、“水涨西溪破碧浪,浅挑港北架云梯”,典雅的高桥,真乃“竹尽溪乃现,高桥胜景图”。这种带有桥联的古桥,在安吉也是为数不多的。桥体上挂满青藤,春翠秋黄,随着四季变迁与微波荡漾的河水一起经历风霜雨雪,与两岸青山融为一体,云卷日舒。

  高桥是康熙九年(1670年)的安吉知县曹祖封修建的。当时曹知县到安吉上任,就多处察访巡查。看到那些道路桥梁长期湮没,而万埭水坝湮没更为严重,渡船经常因为大水而停下来,被招募的船工争先恐后,摇桨划船的人忙碌得没有接应时间。

  据有关史料记载,到了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知州郭瀛又重建;光绪十一年(1885年)秋,安吉知州刘蓟植对大桥进行了全面的维修;民国初年,时任浙江省议会议长的梅溪人莫伯衡捐资建造了新桥。在抗日战争期间,桥面被炸,民国三十七年(1948年)莫伯衡之子莫六笙等人又捐资修复。新中国成立后,人民政府又多次进行了维修,才有了现在的样子。是官办与民资共同参与社会公共事业的典范之作。

  高桥从渡口船载到石梁、石拱桥,历经几种建桥形式,见证了我国桥梁建造方式的变迁。如今的高桥,历经沧桑,依旧耸立在云水之间,静静散发着它特有的魅力。

  离开高桥到梅溪已经是正午偏后的时光了。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,我们在梅溪草草地用了一些点心,就驱车继续行驶在去小溪口的古道上。

  要说是古道,实际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痕迹,就是杨家桥也早已经被宽阔的公路所替代,问了一个过路的当地人,他也说不清原来的桥址在哪里。倒是荆湾这个地方因为新农村的建设,已经是旧貌换新颜了。河滨公园宽阔大气,原来的毛家小(土斗)已经是一片汪洋,往来的船只鸣响着汽笛,从港湾驶向远方。

  大约有二十多分钟的路程,车子到了小溪口街。历史上这里曾经是一个重要的集散地港口,由竹而商,成为一个闹市。在我的记忆中,这条街不长,跨小溪口港,现在因为整治,已经拆除了半面的房屋,拓宽了街道,办起了酒店、超市。剩下的半边商肆店铺,大多也成了零星的摊位。

  横跨在小溪口港上的是一座石板单拱桥,叫小港桥,因为它连接着安吉、长兴两县小溪口街,故又名长安桥。下面的桥墩长条石上刻有一副对联:上联为长兴联:长若源流,动机莫大兴发。下联为安吉联:安如盘石,静德无限吉样。据考证,此联是在明朝刻写的,有两个字是明朝常写的,因为明代的书法习惯:流水的流字上面少写一点,徳字的心上面没有一横。对联上方的桥栏上保留着一对精美的狮子石雕。今天的小港桥尽管已经不再是两县的交通要塞,但还是在为两县的边民迎来送往。小港内流水潺潺,连接着不远处的西苕溪。大河百舸争流,紧张而有序。古桥,小街、苕溪,勾勒成一幅福泽瑞气的水乡图画,一首动听的散文小诗。

  据有关资料记载,长安桥始建于明朝,清光绪年间进行过一次重修,民国二十年(1931年)又重建。

  壮哉!风雨飘摇百年间,多少古桥烟雨中。

  走过了这座桥,城北的古道一直向前延伸,再延伸,它没有终点,只有未来。

  古道悠悠似一首动人的乐曲,而桥却是那么自然地连接着路与路,景与景,水与人,组成一幅美妙的山水画卷。在历史的发展长河中,古道、古桥和那些人事,随着时间的推移,都会渐渐地离我们远去,直到消失;而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里,总会散落着一些痕迹,成为沧海桑田的见证者。

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

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,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| 浙新办[2004]28号 | 浙ICP备05010853号 |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| 举报电话/0572-5600257 | 举报邮箱/ajnews@163.com

制作维护/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| 新闻热线/0572-5223000 | 地址/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

安吉新闻集团